The World " IF "

— id2587

【小狐三日】只有你能了解

發表留言

** 設定:三日月(兄),小狐丸(弟)

** cp : 小狐三日

** 仍然是100題挑戰,繼續腦抽筋

** 腦袋……仍舊不知自己在寫什麼的感覺。

關聯的上一篇 : 【小狐三日】滯留情感

只有你能了解

 

 

凝聚於身的視線消失了。

腳步止留於轉角的位置,牆壁完美地掩蓋住身影,三日月宗近默默站在那裡,低着的頭看不出表情,視野中空無一物,傾聽着漸漸遠去的腳步聲,臉上的微笑漸化成淡淡的愁緒。

直到整條走廊再次回歸平靜。

覆蓋於衣袖下的手握緊着,長長的眼睫毛輕震,三日月宗近細細地感受胸中那鼓動的情感,一時間心臟彷彿被拉扯。

這是什麼情感?

約隱約無的嘆息消散於空氣中,心中有什麼抓不住的從指尖間流走,深深吸了口氣,那道黃色的身影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踪,然而三日月卻沒辦法將胸腔中那激烈的心跳平復下來。

那種莫名的情緒令人過於困惑。

為什麼呢?

在內心中再次浮現出同一個問題,只有在小狐丸出現時才洶湧的心跳,伴隨那令人喘不過氣的壓抑下是同一樣的疑問。明明在面對於其他人時都沒有出現,無論是審神者;又或是其餘三條家的家人,那種莫名的鼓動就似是僅為小狐丸一人而揭起。

大概是始終不是人類吧?

茫然地看看那雙手,裹於黑色布料下的指節分明,屬於人類的手帶着刀劍沒有的溫度,空有人類的姿態,卻不理解人類的感情。

三日月不明白。

明明三日月宗近只是一名付喪神,在感到心亂的同時,也感到一絲不安。每次看着小狐丸出現於視野中,臉上的表情總有幾分想要失控。那種情緒有別於他人,只是連三日月自己也理不清這是什麼情感。

身為刀的他對這種情感卻無從下手。

會笑,會哭,會生氣,這些人類的情感三日月於審神者身上看過,這些情緒他並不陌生,幾近千年的時光中或多或少都有碰觸過,由書面的字詞到直觀的接觸,直到被賦予人形時,很容易便能於那身軀殼中理解。只是當接觸到那雙赤紅的雙瞳時,胸口便會傳那那陣陣的鼓動。晦澀的感覺明明不是初次在發現,卻一直都找不到答案。

只是三日月還是不明白。

那一直跟隨自己的視線,到底是什麼時候發現的?

三日月可以很容易的提起衣袖掩蓋那道視線,卻無法控制自己的目光不往對方身上停駐。

可是每次看見小狐丸和他人一起時,胸中那鼓噪動又是什麼?

他可以笑着看着對方那隻手輕輕放在另一個人身上,卻無法壓抑心中那翻滾的情感。

而在視線與那赤紅的雙瞳接觸時,那彷彿望入心底的感覺又是什麼?

三日月曾經向審神者詢問過。

「戀愛?」

起初的三日月並不贊同這種答案,困惑地表示他明白這詞語的意思,但並不認為那是他感情波動的答案。主上說他只是明瞭表面上的意思,而內裡的體會卻是人人不同。

「這種感情呢,要慢慢體會。」

想開口卻開不了口,千年的閱歷在警示着未知的後果,漸漸胸中的感覺更勝於那隱藏的不安。

所以三日月決定放任自己一次。

就在在那一次,在要離去的那一剎那,提起的腳步猛然轉了個彎,藍色的衣袖在半空中飄揚,三日月過轉身,直視那雙眼睛,順着小狐丸那伸出的雙手迎上去,在眼前瞬間放大的是小狐丸的氣息。

「小狐丸。」

一切的聲音都在那瞬間終止。

僅僅是貼近的唇瓣,對方熾熱的溫度從那位置擴散至全身,彷彿連臉上都要燒起來。對方雙眼盡是滿滿的是與自身同一般的感情,三日月望望眼前焗促不安的小狐丸,唇間仍殘留剛剛的溫度,心臟卻在那刻平靜下來。

三日月想他找到了答案。

彷彿留戀剛剛的餘溫,三日月掩住嘴唇的衣袖輕輕地放下,小指勾住小狐丸頸上的帶子,對住小狐丸的赤色雙瞳,伸手一下子迎了上去。

三日月在那片赤紅中看到了自己。

「…你真晚。」

所有的聲音都消失在那瞬間,然後一切都迎來了答案。

我的小狐。

廣告

作者:本名驚蟄的id2587

驚蟄 w 永遠的放置play , 不踢一下不會動。 80 % 文手 + 20 % 畫手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