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World " IF "

— id2587

【unlight】 隱 焰 (一)

發表留言

start

cp  :  梅倫 x 里斯 , 18+

※ 警告!沒有反應就只是滿滿的可怕肉文(遮臉
※ 作者腦洞關不上,而且一切只會越來越重口味
※ 前輩中心,全世界都在單戀前輩,而且前輩一開始是直的(爆
※ 對前輩而言則無關情愛,只是強制推倒,多cp注意

 

※ 多TAG 注意 :

女僕、獸化、發情、自慰、催眠、觸手、凌虐、3P、雙龍、SM、血、骨折、禁錮、傷口、黑化、OOC、幼兒化、春藥、足、自攻自受

 

 

 

# 前輩由直去彎,一開始時不能接受到沖擊,到後期抱著反正都被上就算的荒唐夢

※※※ 相信我,我真的很愛前輩 ※※※

女僕裝 X 泰國浴
Melen x Riesz

「這是什麼回事?」

一覺醒來,不是在自己的房間內,入目之處盡是一片空白,純白色的空間處處都透出詭異的氣氛,里斯下意識地皺眉打量這怪異的地方,一大片空間裏只有他一人。

「我不是應該在自己的房間嗎?」

環顧四週都看不見人影,里斯完全不明白他為何會出現在這個奇怪的空間內,而且身上冷冰冰的,就像沒有穿褲子一樣——

下一秒看見的景象差點讓里斯一口氣梗在喉嚨回不過來。

身上平日穿的軍服早就不知所踪,幾乎沒咆哮出來,里斯皺着眉地扯了扯那有着白色蕾絲的小圍裙,胸前柔軟的黑色布料上充斥着花邊和蝴蝶結,短得可憐的黑色裙擺露出兩條裹在白色高筒襪的男性長腿,下方一直傳來涼冰冰的感覺,腳下踩着完全不能跑動的高跟鞋——好吧他現在知道那陣冰冷感是從那裡傳來了。

黑着臉用力拉扯那條圍裙,里斯心底發誓要是讓他找出這身的罪魁禍首是誰,他一定會用燒滅好好招待那讓他穿上女僕裝的傢伙……該慶幸這身該死的羞恥裝沒有其他人看到嗎?

「嗯,想不到里斯你的品味還真好。」

在聽到聲音的那一瞬間,里斯只覺得他全身的血液都彷彿結冰了。

是誰!

臉色鐵青的里斯扭頭一望,只見笑呵呵的魔術師正用一種欣賞的眼光打量他,順着對方饒有趣味的目光望下去,此時的里斯才發現他根本沒穿內褲,大片的春光正隨他的扭腰動作曝露在對方的視線中。

里斯甚至看到有什麼隨飄起的裙擺一閃而過。

「梅倫!」

尷尬的感覺瞬間化成惱怒,連咆哮都來不及,右手急忙按住那飄逸的裙擺,身下傳來陣陣冰涼的感覺,空盪盪還有那自由搖擺的感覺——很好,現在的他敢肯定下面什麼都沒穿,而梅倫正正在前方盯着他看。

里斯只覺得怒火正從胸口湧上心頭:「你幹的好事?!」

「很明顯不是。」

微微後退一步,仍是那帶上調笑的語氣,梅倫帶點失望看着那消失的春光,目光轉移打量那片在黑色裙與白色高筒襪之間約隱約現的絕對領域,在里斯的怒視下才慢慢收回目光。

「你不發覺我也是受害者麼?」

而這時里斯發現梅倫身上的異狀。

「這次我可是無辜的呢,王牌大人。」與里斯一樣,被強制換下那一套高帽西裝,幾近赤裸的梅倫只是笑了笑,一手拉着總想掉下去的布料,指指身上僅有的一條浴巾:「而且我也想知道——是誰那麼厲害可以在毫不察覺之下幫你我換上這一身打扮。」

惱怒的里斯瞪着梅倫,而後者則是滿臉無辜地回望着他。

「那管好你的眼睛。」再看也望不出結果,惡狠狠拋下一句話,里斯半信半疑的接受梅倫的解釋,繼續打量這個什麼都沒有的白色空間:「賬可以慢慢算,現在先找方法離開這裏——」

碰!

隨着里斯的話,似是在和應里斯的要求,二人眼前突然出現一個可以裝下五個人的豪華大浴缸,缸中滿載溫度合適的洗澡水,里斯盯着那可疑的浴缸沒有動,而梅倫好奇地撿起那擱在沐浴露的粉色信紙,隨着閱讀臉上閃過一絲奇異的神色。

看着梅倫微微挑眉的表情,旁邊的里斯突然有種大事不妙的感覺……就似是準備踏入渦中的感覺。

「離開的方法不是沒有,」梅倫停頓了一下,語氣帶上莫名的笑意,勾起嘴角將信紙遞了過去︰「只怕方法不會合王牌你的心意。」

「嘖,有什麼會不滿意……」

帶點別扭地踏着高跟鞋,步伐有點搖晃的里斯無視梅倫那惹人厭的古怪笑容,里斯一手接過信紙,語氣中盡量不爽︰「能讓我趕快脫下這身該死的女僕服就——」

不爽的聲音在瞄到紙片的那瞬間斷掉,視線反覆地查看那幾行短短的文字,背脊發涼的里斯現在只想將眼前所見的一切都燒掉。

那也太荒謬了吧?

手掌作出慣性的動作,里斯不能置信般看着那仍安然放在掌心的信紙——

——然而手上沒有往日熟悉的溫度。

而事實上里斯確實做出了放火焰的動作,只是熟悉的火焰並沒有出現,手中沒有往日的熾熱感,信紙仍舊安然地躺在里斯的掌心中,半點也沒有要化為灰燼的迹象。就算里斯不想承認,正如紙片所言,火焰果真消失了。梅倫靜默地看着,里斯默不作聲地注視着那失去火焰的手,一拳打在那大浴缸上。

「可惡!」

現在連力量都消失了。

「看來離開的方法只有按信紙上寫的去做呢。」

同樣被奪去力量,做出放牌的動作卻沒有紙牌出現,梅倫聳聳肩笑得一臉無辜,溫柔地看里斯洩忿地將那信紙揉作一團扔到地上,隨里斯動作而飛舞的裙擺襯上那誘人的白色高筒襪確實是賞心悅目。

當然還有那約隱約現的美好景色。

恨恨地瞪了梅倫一眼,里斯再一次伸手按住那飛揚的裙擺,可是信紙上的字在一次在腦海中浮現。

——沒有逃離的出口,所有能力消失,唯一脫離的方式只有完成信紙上的荒誕指令。

內心的直覺在告訴里斯那是真的。

除卻剛剛出現的浴缸外,而四週都是無盡的純白色,就似是一個牢房,根本就沒有任何出口可言。里斯瞪着鞋底下皺巴巴的信紙,良久後才僵硬地抬頭。

「梅倫,你知現在的你笑得很欠打嗎。」

似感受到那灼熱的視線而抬頭,里斯瞇起眼放狠話,可惜配上那一身的女僕裝,兇狠的語氣給人感覺更似是在撤嬌。

「你現在可是半點說服力也沒有呢,親愛的王牌大人。」

曖昧地在里斯耳旁低語,濕熱的氣息噴灑在里斯臉上,走到浴缸邊緣的里斯僵硬地將頭扭向另一邊,亳不在意的梅倫伸出手,手輕撫上里斯那外露的後背,雙手沒有被拍飛,在里斯那快要吃人的眼神下輕輕地將女僕服背後的蝴蝶結解下來,純白的圍裙便掉落地上。

這樣紙條上的第一個條件便達成了。

二人齊齊望向信紙,只見那一行黑色的指令慢慢消失。

「看來都是真的。」背上仍殘留着梅倫撫摸的觸感,疙疙瘩瘩在背上湧現,忍住一拳毆向梅倫的慾望,里斯瞪着那剩下的黑色字詞皺了皺眉。

「嗯,那要繼續嗎?下一個指令。」

不——

話語卡在喉嚨,本想拒絕但完全發不出聲,里斯張開嘴卻沒有聲音,似是突入魔獸的巢穴,生死間的直感,冷冽刺骨似時被窺視,四周的氣息突然間變得危險,瞪大眼的里斯甚至能看見那詭異纏上梅倫的黑影、然而後者卻半分都沒有察覺到。

危險!

張大的嘴發不出聲音,身體突然間釘死在原地,里斯驚駭地發現自己被定在原地不能移動半分,黑影如嘲笑般纏繞上那白皙的頸,下一秒梅倫的頸子上便出現根極淡,幾乎看不見的紅痕。

「里斯?」

梅倫只是不解地看向突然間激動起來的里斯。

快躲開!

——最可怕的是梅倫本人跟本沒有察覺到任何危險。

然而所有的氣息卻在里斯視線對上梅倫的微笑時消失得無影無踪。

———那是個只針對里斯的警告、赤裸裸的威脅。

額頭冒出冷汗,剛從固定的身體中再次獲得操縱權,手指用力地握成拳頭,惱火的里斯深深地瞄了眼梅倫,再環顧四周,整遍空間仍舊只有他與梅倫二人,那黑影彷彿沒有出現過。

「甚麼了?」毫不察覺自己在死亡邊緣轉了一圈,梅倫依舊笑得紳士,看着里斯惱火的表情,嘴上卻說着調戲的話:「看上去那些條件都是我在佔便宜呢?」

對啊,那些如玩笑般的條件。

里斯心內恨恨地的說着,就算是再不情願,可是梅倫脖子上的紅痕是顯得那麼刺眼。

「那你不反對…」慢慢的走近,梅倫笑了笑:「那我便繼續囉?」

不可以妄動———那警告出現於腦海中,揮手的動作硬生生停下,里斯深吸了一口氣,配合梅倫下一步的動作。努力無視胸前那灼人的視線,站在那裏拍掉梅倫那作勢摸上胸前的手,結實的長腿暴躁地連環踹出,後失望地看着兩隻高跟鞋都沒踹中梅倫。

「嘖。」

純黑的高跟鞋滾到地上,梅倫看着里斯那賭氣的動作差點失笑。抓住那隻未放回的腿,手順勢撫上那緊實修長的腿,手指在碰觸到大腿內側那片肌膚時,陌生的觸覺令里斯一個顫抖,冰涼的指尖靈活地勾住高筒襪的邊緣———

里斯看着梅倫專注的神情,臉隨着慢慢地向下拉的手指而漲得通紅,就在襪子快要脫下時梅倫的手指在腳底下輕輕一搔,在里斯滿臉通紅再一次起勢踹人前順勢後退兩步。

「不要做多餘的事!」

第個二指令完成了。

「好了,那我那一部分便完成了,剩下的要我幫你脫嗎?」梅倫看着里斯身上剩餘的衣服,笑意滿滿地表示他完全樂意幫忙脫下去。

「不用!」

伸出的手停頓在半空,本打算停手的動作卻在視線接觸到那淡紅痕跡時一震,冷冽的氣息似在催促,磨牙的聲音傳來,里斯斬釘截鐵的秒回答道,湛藍眼睛瞪着梅倫的眼快要噴出火︰「相信我,出去後我一定會燒滅你。」

「那也要你記得住這裏的事才行。」隨手拋下那高筒襪,與里斯不同,什麼也沒有察覺到的梅倫笑得就像偷吃到糖的小孩子一樣︰「反正吃虧的又不是我,何樂而不為?」

語塞的里斯只感到一口氣直接哽在胸口。

「該死的!」

梅倫的表情囂張得簡直讓人很想殺了他!

第一次被人調戲,被調戲的里斯咬着牙,看着梅倫對他做了個請的手勢,手上的動作兇狠得似要把整套女僕服給硬扯下來。不出一分鐘,那件誘人的女僕裝便在梅倫惋惜的目光化為滿地碎片,當梅倫看着里斯那幾近赤裸、只剩下那裏的一個小蝴蝶結的身體,目光不禁暗了下去。

「你是要自己滾進去定還是我踹你進去!」

無視身上赤裸的尬尷,被威脅的憤怒與赤裸的羞恥的心情混成一團,內心的忍耐快到極點,惱羞成怒的里斯現在只想狠狠地將梅倫按在水裏毆打。

「呵呵,我就乖乖地等王牌的服務好了。」連微笑都快掛不住,梅倫強行壓下內心的激動,解開浴巾便直接跨進了浴缸。

里斯看着赤裸的梅倫直接進入了浴缸,再看看手上那支粉色的沐浴露,良久才默默地將沐浴露倒在他身上。看着那沿着身體流淌下去的黏稠液體,里斯腦中回盪着自己一定一定是燒傻了,才會遵守那些愚蠢的指令——還有那個愚蠢的蝴蝶結。

反正這裡只有他們,沒人能看到他們在做什麼。

直接望向梅倫,里斯輕碰了一下梅倫的手,示意梅倫躺在浴缸裏,看着乖乖面向他的梅倫,里斯深深吸一口氣,便直接跨在梅倫的腰部,兩手撐在兩側,在梅倫的凝視下開始最後一項的指令。

———泰國浴

粉色的沐浴露緩緩從胸膛流落腹部,黏稠的液體再滴落下身,里斯瞪着眼跨在梅倫腰上,兩手撐在浴缸兩側,下半身就那讓僵硬在半空中,沐浴露一滴一滴從里斯身上滴下,粉色的色澤於水中慢慢淡化,二人就直接維持那詭異的姿勢互相瞪眼。不管是心理還是肉體上的抗拒,全身肌肉都繃緊到一個極點,看着全身赤裸躺在浴缸內的梅倫,里斯覺得的下半身無論如何還是坐不下去。

「別說話,」連望都不用望,里斯直接道:「閉嘴。」

不是沒有在公共浴室洗過澡,也不是頭一次看見別人的裸體,可是與同在更衣間裏一整隊人都赤裸裸的接受消毒不同,就這樣與梅倫四目相對,里斯連臉上都快要燒起來。

又沉默了一段時間,撐在浴缸兩側的手開始微弱地打顫,發白的指尖用力地支撐着全身的重量,梅倫微嘆了口氣,溫潤的眼眸帶上一絲無奈,雙手卻是用力地按在里斯的腰上,水面淺起一陣水花,不等眼前的人反應過來,下一秒兩個身軀就直接貼在一起。

「———你!」

腰上的雙手慢慢收緊,屬於梅倫的氣息一下子包圍了里斯,瞳孔收縮成一點,湛藍的眼中一片慌亂,身體更是直接僵硬,下身第一次與別人毫無差距地接觸着,對方的灼熱抵在柔軟的小腹上,里斯雙手半推地放在梅倫胸前,一時間竟不知該做什麼。

「反正醒來後也不會記得。」

耳旁是梅倫輕輕的低語,細碎曖昧的氣息直接撞入里斯的耳中︰「為何不直接當作是一場夢?」

梅倫的話就像一個完美的藉口,完美得令里斯差點忘掉對指令的抗拒。

對啊,反正都不會記得——

那只是藉口

——就當自己發了場春夢。

真的會不記得?

努力地說服自己,里斯眼神飄移地望向眼前的水波,緊抿的嘴唇終於打開。

「……洗那裏?」

「由胸開始。」

感受到身上的人稍微放鬆,得到了里斯准許,梅倫輕輕將對方的身體扶到他的胸膛上,感受着手上肌膚的觸感,比常人高熱的體溫是最舒適的溫度。

美好的上半身完全暴露在梅倫面前,令人驚歎的完美,久經鍛煉的身軀充滿活力,正如里斯的火焰一般耀眼。梅倫暫停動作,在對方注視下按在里斯的乳尖上,調戲般的按摩力度反而令里斯的身體重重一顫,修長好看的手指在里斯越來越紅的臉下一路摸向小腹,柔軟的指尖像是意外地在肚臍上畫了個圈,燃起陣陣火焰般擴散到下半身,最後在停在那個令里斯萬分尷尬的位置上。

「就洗到那裏。」

魔術師微微沙啞的聲線帶上一絲情慾。

「然後,」指尖下的身體在顫慄,調戲的力度由胸前摸到落下腹,梅倫輕輕抽回手指,意外地看到里斯過於刺激的反應,思緒在腦海中快速轉了個圈,似是想到什麼的梅倫眼底閃過驚喜,連語氣都不自覺帶上濃濃的溫柔:「……剩下的就由我來。」

心臟突然激烈地跳動,里斯無視掉那句感覺怪異的話,腦袋開始發熱,連帶臉上都在發燙,逃避似的避開梅倫的視線。

「嗯。」

果然趕快將一切都完結掉吧。

無視掉那些洶涌的情感,里斯直接閉上眼睛將自己當作一塊海綿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胸膛緊貼着梅倫的胸上下磨蹭,只是洗了幾下,白色泡泡在二人連接的地方出現,胸前軟綿綿的乳尖很快便硬了起來。泡沫下的相接的肌膚滑溜溜的,小小的突起在每次擦過時,磨蹭的動作都帶點令人發麻的別樣感覺,隨着里斯磨蹭到梅倫的小腹,發熱的感覺漸漸在下身累積,然後里斯很悲哀地發現他竟然開始有感覺了。

「呃…」

血液開始往下半身積聚,那熟悉的前兆——但願梅倫看不到。

那只是自欺欺人的想法。

在梅倫那越發越熱烈的目光下,里斯果斷地將頭扭往另一邊。

里斯都不記得他為了裝看不見或者說——逃避,下身在梅倫的身體上擦拭了多久,那些生理反應就這麼蹦了出來。但里斯完全沒有專注在上面,里斯只知道梅倫那雙眼睛帶着情慾和一絲無奈盯着他,然後慢慢靠近。

太接近了。

直到梅倫似是安撫地摸上背脊,里斯終於發現他不能再無視,在對方都是男的情況下硬了。

「里斯,別那麼一臉震驚的表情,」梅倫微喘着氣,但是里斯卻好像能在他眼裏看到該死的興奮。「你不是同樣也硬了嗎?」

然後梅倫直接吻上里斯。

如蜻蜓點水般的吻止於唇瓣上的碰觸,驚愕的眼神在吻上的那瞬間放縱到頂端,過於震驚的里斯連抗拒都忘掉。梅倫的唇、一直都以為只有女性的嘴唇是軟軟的,直到梅倫吻住里斯之前,里斯也沒想過男性的嘴唇也可以到達這種效果,梅倫嘴唇也很軟,軟一點也不像想像中……

等等哪裏不對!

從思維中驚醒,下一秒里斯被梅倫推到浴缸邊,面對溫柔到讓人恨的梅倫,里斯更寧願他可以更強硬一點,無力的身體,忍耐着對方再一次撫上胸的手,那不斷累積的快感,里斯有種臉上在發燒的錯覺……活像他自己就是個青澀少女的被壓下調情。

雖然事實他確實是被壓倒的那個。

「嗯…唔……」

連頭都在痛,里斯感到身下那部分開始發疼。

也許是那蝴蝶結綁得太緊的關係?
不是的,或許是正常男人都大有的生理反應。

「嗯…該洗好了吧?」

壓下那喘息,重新將梅倫壓回身下,里斯嘗試分散自己的注意力,右手悄悄地搭在浴缸的邊緣,但更可悲的是,里斯完全感受到,頂在小腹上的感覺,對方的程度比他更硬。

里斯的小動作直接僵硬掉。

梅倫笑意滿滿地望向里斯。

「閉嘴!」

水花一下子濺起,察覺到梅倫的變化,打算離開的手剛碰上浴缸邊沿,雙手就發軟,撐不住的身體一下子失平衡滑了下去,激起的水花掩蓋了視線,等里斯找回平衡撐起的身體後,情況明顯更糟。

他媽的他直接坐到梅倫的玩意上了。

而梅倫的那一根更是直接頂在里斯後方的入口處。

里斯努力無視那頂着他的堅硬,陣陣脈動的感覺開始不妙———

「所以接下來的就讓我來吧。」

「等等!」很想立即坐起來,可是梅倫放在腰上的手卻什麼樣都拿不走。「該洗的我都洗了,現在不是可以離開?」

「沒有完成,」帶點急促的語氣,眼前一直鎖在心頭的人就在眼前,那個要命的位置軟軟的,微微開啟的位置似是引誘般磨蹭着,開啟的入口只是輕輕碰觸下身,里斯獨有的熾熱感已令梅倫差點把持不住,開始壓抑不住的梅倫停頓了一下,瞄了一眼紙上的句子仍然在:「這個泰國浴的定義,不是寫得很清楚的嗎?」

「別!」

里斯順着目光望向紙片,下一秒再望回梅倫,對方那根堅硬抵雖然是移開了,右手卻是放在他的腰側直接向下摸去。

輕吸了口氣,里斯仍帶着期盼地望向梅倫,接下來的事並不是他預期的發展:「我可不是——」

「抱歉,」梅倫深深地吸了口氣,另一根手指卻是摸在那危險的位置上。

「但那也不輪到你選擇了。」

「嗚!」

下一秒梅倫抱緊里斯,完全不給予里斯反悔的餘地,像是要把里斯揉進身體內似的,手摸上里斯下巴,梅倫低下頭直接吻下去,直接將里斯接下來的所有話語吞下,舌尖與舌尖互相交纏,似是要將里斯的全部都奪走。

「嗯…梅…」

被吻得全身發軟的里斯甚至分不清呼吸的是誰人的氧氣。

一拳揮向梅倫,好不易獲得喘息的空間,一絲銀絲從里斯唇角牽出,梅倫似是感不到痛楚,眼神緊緊鎖住里斯低喃。

「別逃,否則我會忍不住的……」

鬼才不會逃!

「呃!」

事情開始失去控制,等里斯好不容易扭過頭,氣喘吁吁地想要從梅倫的身下逃走,卻發現身體發軟,剛剛被撫摸過的地方如灼傷般發燙,下身的位置不知何時被梅倫用手撫摸着,梅倫的指尖在頂端重重擦過,陌生的快感從那位置湧上,一根手指不知何時插了進去,那靈活的手指不斷在內壁摸索按壓着,前後夾攻的陌生感覺讓里斯差點忍不住呻吟出聲。

「……舒服嗎?」

梅倫在看到里斯那表情時不禁笑了出來。舌尖玩味似的順唇一舔,梅倫金色眼睛湧出深深情色幾乎讓里斯喘不過氣來。

「閉…嘴」

回答梅倫的是里斯惱怒的眼神。

手指突然由一根加至三根,梅倫的手指慢慢的按壓,似是尋找什麼般探索,里斯的臉漲紅,眉頭緊皺,深呼吸地忍耐那要衝出口的聲音,只覺得他體內像是被人攪亂般,陣陣酥麻的感覺由下身沖上胸口,胸前的乳尖早在梅倫的撫摸下堅硬起來,小小的乳尖被梅倫細細地舔咬,里斯覺得他若不是倚着浴缸,大概一早便會攤倒在梅倫身上吧?

為什麼要做那種無聊事?他又不是軟綿綿的女人……逃避中的里斯不自覺地側過了頭。

看不到里斯誘人的表情,梅倫帶點不悅的將手指推送得更入。

「你不專心呢,里斯。」

手的動作依然持續着,漸漸適應被侵入的感覺,累積的快感越來越多,蝴蝶結卡在要命的位置上,里斯只覺得他快要不能呼吸了,就好像被捲進一場另人暈眩的風暴中,無法釋放的感覺使人難受,打算伸手卻被梅倫早一步發現。

「放手……」

聲音嘶啞得模糊不清,里斯轉回直視梅倫,眼神中有着慾望,連聲音都帶上難受的沙啞,然而在梅倫耳中卻比任何都要悅耳。

回答里斯的是手指更深入的動作,彷彿沒有聽到里斯的話,梅倫低頭輕輕的舔舐着,濕潤的氣息吞吐在里斯脖子間,梅倫的手掌撫上分身,挑撥的撫摸令體內的快感燒得更猛烈,所有動作都在刺激着里斯的理智。

「啊嗯…我說,」呻吟從齒縫間漏出,軟綿綿完全不似是自己的聲音,隨即咬緊牙關不讓聲音漏出來,里斯的臉滿滿的潮紅,瞪向梅倫的眼神帶上倔強:「放手!」

低沉略帶沙啞,那種聲線在梅倫耳中名為引誘。梅倫看着那湛藍色的雙瞳,滿意地在里斯唇上輕輕蓋上一吻。

「好。」

蝴蝶結被靈活的手指解下,梅倫輕輕的咬住里斯的耳珠,舌尖描繪着耳朵的形狀,濕熱的氣息直接傳到敏感的耳內,那瞬間里斯只覺得全身像是被電流通過,緊咬的嘴唇漏出一絲呻吟,下身解放的快感直沖腦海,里斯一個顫抖便輕輕倒在梅倫身上。

「啊——」

一時間整個空間只剩下里斯急喘的聲音。

「呵,敏感點居然是這裏嗎……」

真是意外的驚喜。

滿意地看到對方失神顫抖,梅倫饒有興致地看着濺上小腹的白濁,撫摸攤倒在他懷內不斷喘息的里斯,小麥色的肌膚已染上了淺粉的色澤,手指被一片溫暖緊緊絞着,在抽出的瞬間帶出陣陣水漬的聲音。

「里斯……」

連心臟都在超載,面對着雙眼被情慾所迷濛的里斯,梅倫覺得自己再也忍不住了。

「那麼,我要進去了喔。」

梅倫的呼吸有些急促,摸着里斯貼在他的小臂上的頭髮,慢動作俯身低頭,十成故意每個動作讓里斯盡收眼底。里斯驚恐的睜大眼睛,深深吸入一口氣,抵在里斯入口的灼熱一口氣推入,沒等里斯反應過來便將自己的分身推進里斯的體內。

「什———」

整個背脊緊繃成美好的線條,梅倫進入的那瞬間,從未接受過如此粗大的侵犯,內壁似是被碾壓,痛楚雜快感的陌生感覺傳回大腦,使里斯忍不住呻吟出聲。那一聲呻吟似是提醒里斯,隨即又醒悟般地咬住了嘴唇,將剩下的驚喘吞回喉間,對進入自己身體的梅倫投去恨恨的一眼。

「——啊」

湛藍色的眼睛瞬間蓋上一層水霧,被進入的地方火辣辣的痛,但隨之而來被填滿的感覺就如點燃了身體內的火焰,痛楚夾雜着快感傳遍全身,陌生的快感由下半身燃起,隨梅倫的愛撫的胸膛動作開始燃燒,跳動的脈搏通過連接的地方傳來,胸口似有什麼要衝出,令人羞恥至極的呻吟從口中溜出,里斯連忙將手捂住口,眼睛睜至最大,肩膀甚至有些顫抖。

「嗚啊!」

嘴唇被手堵住,缺少發泄的通道,痛楚與喘息全哽在喉嚨,里斯只覺胸口鼓動到快要爆炸。緊致的內壁緊緊絞住梅倫,梅倫倒抽了口氣,勃發的分身勉強進了一半,低頭輕輕在里斯唇上啄吻,好聽的聲音中帶上壓抑。

「里斯,放鬆。」

勉強回望的里斯只是怒火地瞪了梅倫一眼。

梅倫清晰分明的形狀烙印在里斯的體內,隨着梅倫緩緩侵襲的動作,里斯努力含在喉嚨中企圖壓抑的喘息也被解放出來,直到梅倫幾乎整根都插了進去,熱燙的內壁帶着里斯獨有的熾熱感緊密地纏上,梅倫好不容易按下想讓眼前人狂亂呻吟的衝動,想讓里斯同樣享受這一刻,深吸口氣,梅倫停止了身體的節奏,似在等着里斯適應,將里斯扳回身前,轉而狠狠地吻了上去。

「嗯…」

梅倫靈活的舌頭再一次滑進口腔,刻意交纏在一起的舌葉發出陣陣的水漬聲,舌尖細細地品嘗里斯的舌,梅倫似是將里斯所有氣息都侵佔,下身的痛楚漸漸被梅倫的吻覆蓋,刺痛慢慢轉化成快感,從喉嚨深處滑出難以遏制的呻吟,在里斯被吻到缺氧前,梅倫終於放過那吻到發紅的唇。

「嗄…放…嗯。」

終於從那熱烈的舌吻中解放,空氣再一次吸入肺中,從暈眩的感覺中找回聲音,身上有梅倫的手在愛撫着,里斯看着那根在牽引的銀絲,發燙的臉讓里斯有種快要燒起來的錯覺。

「看來是可以了呢。」

梅倫的輕輕低語似是在宣告什麼的開始。

「啊——」

久埋的慾望深深地拔出再插入,估計里斯差不多適應,梅倫微微輕喘,按在里斯腰上的力度加深,壞心眼地突然抽動,里斯的體內滾燙緊緊的包裹着他,只要一想到現在溫暖的包裹着他的人是里斯,梅倫就覺得自己快要幸福到死去了。

「啊!梅倫你!」

里斯驚恐地發現埋在他體內的玩意又漲大了一圈,未等他來得及動手掩住嘴,梅倫將胳膊反摁過來,優雅卻極具控制性的進攻,將里斯壓在浴缸邊緣上,看着里斯光滑的背部,一瞬間梅倫有種口乾舌燥的感覺,連思考的餘地都沒有,梅倫直接吻了上去。

「別—」

激烈的動作似是碰觸奇怪的點,比剛剛被碰觸到耳朵更強勁的電流瞬間流遍全身,高亢的呻吟從指縫間中滿溢而出,里斯瞪大眼睛似是不能置信。

一切都不受控制。

「混帳——」

體內的血液都沸騰起來,體內的高溫從連結的地方燒到里斯身上,胸中的鼓動、耳邊的轟鳴,里斯難耐地緊咬牙關,但陣陣的快感隨着梅倫突然低頭,在那濕熱的唇舔咬上耳珠那一刻再忍不住傾瀉而出。

「啊!」

睜大的雙眼中滿溢霧氣,所有聲音剎那間回盪在整個空間內。

「嗚阿……啊!不……梅…倫,停下!」

瑰麗的音色響在耳邊,隨下身的動作而拔高幾分,梅倫只覺得下身又再硬了幾分。

———太美妙了

就算里斯努力壓抑的音色,就似是悅耳的樂曲般,動聽的呻吟不斷撩撥梅倫腦中那根線。

「———嗯啊」

梅倫只感到腦海中那根線隨里斯那聲美妙的呻吟通通斷掉。眼神一暗,把充血的慾望撤出一點,聽着里斯輕輕倒抽一口氣,接着又狠狠的撞進去。

「啊—別、梅倫!」

身體和大腦似是被分離,與平日自慰的感覺不同,下身連接的部位迎上一波又一波的熱浪,連發出的聲音都異常高亢,里斯咬牙拼命想忍住那呻吟的衝動,胸中的心臟激烈地鼓動,只覺得那種從未接觸過的陌生快感快要迫瘋他。

「你確定?」

入侵的動作悄悄停下來,體內的慾望緩緩抽出來,在那瘋狂的快感中得到個喘息時間,放鬆下來的里斯張大口喘息,卻看到梅倫那蜜蜂色的眼睛蘊含笑意,然後下一秒便再深深的插了進去。

「啊—————」

睜大的眼睛盪漾着水霧,過於強烈的快感使背脊弓成一個美麗的弧度,梅倫將里斯移成另一個體位,慾望在身體內牽動,輕吻上那光潔的背,大力烙下屬於自己的痕跡,梅倫在里斯的背後吮出一朵朵鮮艷的吻痕,在那小麥色的背後留下一個又一個的印記。

「唔……停,嗯哈……」

「可是呢,」有點寂寞的笑了,手指輕輕夾着里斯口中的柔軟,梅倫聽着那斷續的呻吟,濕熱的氣息在里斯敏感的耳邊吹拂,刻意含着耳珠的軟肉舔吻,壓在里斯身上的力度再加重幾分:「我不打算停下來呢,里斯。」

——畢竟這只是我能擁有你的唯一機會啊。

「唔,梅倫啊……嗯啊啊啊!」

衝擊的力度一波比一波強,梅倫似是要連自己都揉合到里斯體內,內壁的熱度與壓抑不住的呻吟撞成一團,努力地將一切刻到體內,分身不斷撞擊那敏感的點,耳中傳來的是里斯壓抑不住的動聽呻吟,梅倫感受着那越來越緊緻的感覺,拉着里斯的身體讓他緊貼着自己,下身用力的貫穿里斯,粗暴的動作兇猛得讓里斯根本反應不過,不止舌尖,就連全身都充斥着梅倫所挑起的熾熱到燒掉理智的快感。

「嗯啊啊啊啊啊!!!」

在射出之後,失神的瞳孔漸漸暗淡下來,連結的熱度仍連接着二人,聽着里斯急促的喘息聲,梅倫自嘲地笑了笑,翻過里斯的身體,看着仍陷入在初次高潮餘韻中的里斯,潮紅的臉上盡是因他而染上的色彩,眼中是能令人沉溺的溫柔,望着那樣的里斯,梅倫忍不住俯身輕輕吻上去。

僅僅是貼上那片唇,梅倫整個人回望里斯,淡淡的吸引力牽引着,毫不意外地看見腳尖開始化作透明。

「……看來,要夢醒了呢。」

在里斯睜眼最後看到的,是梅倫那帶上苦澀的笑靨。

「真想,現實中都可以如此擁抱你呢……親愛的里斯。」

———只可惜我沒有那樣的勇氣。

廣告

作者:本名驚蟄的id2587

驚蟄 w 永遠的放置play , 不踢一下不會動。 80 % 文手 + 20 % 畫手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