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World " IF "

— id2587

【小狐三日】滯留情感

發表留言

** 設定:三日月(兄),小狐丸(弟)
** cp : 小狐三日

** 仍然是100題挑戰
** 腦袋被吐槽大概跳到不知名頻道去了orz

BGM — 湛藍的回憶中: 夜空中的恆星
雖然音樂是短了點,請務必配合食用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滯留情感

一切有如霧裡看花,胸口中流轉的又是那一種說不清的感覺。

藍色的衣袖很快便消失在短刀的嘻笑聲中,快要衝出喉嚨的語句再咽回下去,尚未伸出的掌心中仍是空無一物,紅瞳緊隨向那人的背影,凝望的目光中盡是複雜。

小狐丸低頭看看那空無一物的掌心,空蕩蕩的什麼都留不住。

又有什麼再一次在掌心中溜走。

每當那片藍色映入眼時,胸腔中總似有火在燃燒,視線不自覺地追隨那身影,即使小狐丸自己如何努力將目光移走,目光總是能捕捉到那即將消失在視野前的彎月。

有時候小狐丸也說不出那種複雜的情感是什麼感覺。

明明三日月就在眼前,說出口的話語卻只有滿滿的敬意,想要碰觸那精緻的人卻又害怕被拒絕,當察覺時卻永遠站在那三步的範圍外,禮貌地遵循那古老的禮儀,以最禮貌的語句搭話,最後默默地目送三日月離去。

——兄長大人

無論是在三條家時的景象或是在千年後的本丸再次相遇,胸中的情感沉積在心底中最柔軟的角落,小狐丸默然地發現,那條摸不到但而又確實存在的界線,自千年以來始終都確立在他與三日月之間。

該用什麼身分去接觸?

是作為同樣三條家的刀、兄長、同伴?

每一個位置都好像不太合適,然而每一個位置都顯得那麼的蒼白。

小狐丸能確定他每一個位置都不想放手,但無論是將三日月放在任何一個位置上,都對不上心中的空缺。

而這樣的問題讓小狐丸開始去聯想,如何在日常中「最大程度」的與三日月保持一種淡如水的君子之交,又或是拉開一種神祕的距離,一種井水不犯河水的默契,或是一種表面上兄弟友恭的溫馨?

當然,這裡有一個最弔詭的前提,那就是小狐丸與三日月必須是親人。

然而,小狐丸明確地清楚,他胸中那澎湃到快要滿溢而出的情感絕對不是兄弟間的溫暖親情。

而當面對其餘三條家的人,看着眼前的淺綠色的衣服,小狐丸並不認為他有任何想將石切丸永遠鎖在懷內的衝動。

畢竟那種壓抑到迫使人發瘋的情感,僅限於三日月宗近一人。

親情或者友情,好像都不是那麼準確。

小狐丸不喜歡這種感覺,更討厭這種習慣。

把理性藏在渴求之下,即使致身於渴求,亦不可被渴求控制。

明明一直是如此告誡自己,時間堆積起來的記憶,保持距離看着三日月已經變成一種近乎本能的習慣,而在千年習慣的盡頭連接著的連他都不明暸的感情,不能放手的情感,撕裂心臟的渴求,一直無法給出確切的意義。

但更重要的是,小狐丸發現他自心底中那根名為『界限』的分界線越來越模糊。

親人、兄長、同伴……

一切彷彿都沒有答案。

 

 

 

=== L A T E R ===

 

 

「……小狐丸?」

一切就在那聲音出現之際被點燃,被點燃的世界在現實中不過是一瞬間,千年下來的情感再也壓抑不住,手將眩目的明月拉落雲端,小狐丸在對方不可置信的目光中,直接吻上三日月的唇。

【END】

廣告

作者:本名驚蟄的id2587

驚蟄 w 永遠的放置play , 不踢一下不會動。 80 % 文手 + 20 % 畫手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